姐姐是我少年時候的性老婆.

姐姐是我少年時候的性老婆.

我一直是站在姐姐這邊的,因爲姐姐對我真的是無微不至,她又那麽漂亮。她總是任著我的性子來,象自己的心肝一樣的疼我。每次她被爸爸打完了,她總是紅著眼睛問我餓不餓,然後一邊揉著自己的傷口,一邊抽泣著,一邊給我作我最愛吃的煎雞蛋。爸爸總會在打完人之後再打呼噜。

每次姐姐煎好雞蛋,我總會讓她吃第一口。那是我唯一能夠作的,就是:將她爲我的付出抽出一點回報給她自己。

每個夜晚我寫作業,姐姐總會幫我鋪床,給我端水,或者幫我搖蒲扇,我的作業快作完了,她就端來洗腳水給我洗腳。可以說,除了寫作業,其他什麽事情都不用我作。

後來我上了初中,漸漸明白了事情的原委。

原來中途媽媽跟別人私奔過,回來的時候就有了姐姐,然後才有我。我和姐姐是同母異父的姐弟。爸爸一開始經常打媽媽,媽媽死了,他就把氣撒在姐姐身上。雖然姐姐的身份不怎麽光彩,可我認爲姐姐沒作什麽壞事,她人又好,爸爸打她是不對的。

由于個頭猛躥,我也敢于和爸爸頂嘴,幫姐姐討還公道。可當我不在家的時候,姐姐的命運仍舊無法改變。有一次我看見姐姐給我煎雞蛋的時候,左胳膊的血流個不停。我哭了,我發狠說:“現在我打不過他,等我長大了妳看他還敢打妳不!”姐姐哭了,她抱著我的頭說:“別怪咱爸,傻小子。”

那個時候我們家電視都是黑白的。我的同桌上課經常玩一個小型電子遊戲機,我一時貪念,給他偷了。他知道是我偷的,帶他爸爸找上門來。爸爸不在家,姐姐就出面和他們吵。我在臥室擔驚受怕的。

姐姐說:“我弟弟決不會偷妳們東西,我們家不出小偷!”我趴窗上偷偷看,周圍已經有很多看熱鬧的人,姐姐被大家指指點點,瘦弱的背影顯得很可憐。我同桌說:“妳弟弟就是小偷!妳們全家都是小偷!”姐姐被激怒了,她沖上去和我同桌扭打在一起,旁觀者一片哄笑。

我從枕頭底下摸出遊戲機,推開門扔在地上:“不就是一個遊戲機嗎?老子不希罕 !”姐姐睜大眼睛看著被摔壞的遊戲機,然後轉頭,慢慢的跪在同桌爸爸跟前,嚮他認錯。

同桌大聲嚷嚷:“說了妳們家出小偷,還不承認!”他爸爸推了他一把,說:“算了算了,還了就行了。”

回家之後,姐姐拿笤帚把我打了一頓,這是她第一次打我。打一下,她就哭一句,我不還嘴,只是暗暗告訴自己以後決不再偷東西。

幾天之後,姐姐變戲法般的給我買了個小遊戲機。是用她自己攢的錢買的。她告訴我,缺什麽,嚮姐姐要,姐姐有的都會給,但不能要別人的。

這事情被爸爸知道了,雖然遊戲機就是幾十塊的東西,可他還是埋怨姐姐敗家,又把她打了一頓。當時我在學校,回來之後聽說了我就要找爸爸算帳,被姐姐勸住了。後來,那遊戲機我一直收藏著,即使以後有了電腦,我也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玩裏面的俄羅斯方塊。14歲的時候我目睹了一件大事。姐姐洗澡的時候,我正要睡覺,聽見姐姐在浴室大喊不要,我就爬起來,趴浴室門縫上看。

眼前的景象讓我吃驚,卻無法拒絕。我看見爸爸和姐姐赤身裸體,姐姐不停的掙紮。我也許應該退門制止的,但另外一種想法卻讓我呆呆的繼續作觀衆,我想看看男女之間到底是怎麽回事。

我永遠忘不了,我臉腮通紅,呼吸急促,下體直直的豎起,看自己的姐姐怎樣被自己的父親強暴的那個晚上。

那晚我一直沒有睡覺。羞愧和興奮,憤怒和麻木,各種複雜的情緒充斥了我的大腦。那時我對班級裏面幾個女孩是有想法的,可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麽想法。從那個晚上之後,我的欲念清晰起來。

初中的作業更多,姐姐要陪我到更晚,到了爸爸熟睡之後,我對姐姐的身體有了想法。我雙腿狡在一起,局促不安。我的心跳比那天晚上還要劇烈,因爲我預感,只要我要,姐姐一定會給。

姐姐當然會注意到我的尴尬。她問我怎麽了,我支支吾吾半天說不上來。我不大敢看她,我爲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。當姐姐靠近我想問我個究竟的時候,我鼓足勇氣一手抓住她的乳房,她吃了一驚,我楞在椅子上很緊張的看著她的表情,只要她發火或者拒絕我一定會逃到被窩裏面睡覺,並一輩子都不再作這種想法。可是她的表情卻從吃驚慢慢變得平靜,在燈光的照耀下,她的臉龐就好象公園裏雕刻的女神一樣聖潔。我立刻泄了底氣,慢慢的低下頭,手慢慢松開。

手背一熱,我一擡頭,姐姐咬著嘴唇,把我的手按在她身上,她心跳的也很厲害。這回輪到我吃驚了,但是姐姐的舉動的確給了我勇氣,我什麽也不顧了。

那天晚上一直被我認爲是我生平最快樂的一個夜晚。我好象躺在一個溫暖的棉花堆裏,暖洋洋的陽光曬在我身上,無比惬意。

“姐姐,妳會永遠和我這樣嗎?”我問。“姐姐說了,想要什麽,嚮姐姐拿,不要別人的。”姐姐說。“姐姐,我想娶妳作老婆。”我興奮的說。“傻小子,我們不能作夫妻的,我是妳姐姐。”姐姐說。“我才不管呢!老婆應該是男人最喜歡的女人,姐姐,我最喜歡妳,所以一定要妳作老婆。”我說。“妳說的是真的嗎?”姐姐問。

“真的,我們可以搬到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,這樣,就沒有人在乎我們是不是姐弟了。姐姐,其實我早看出來妳喜歡我了……”那天晚上我說過的所有的話,也是自從我會開口說話以來最舒心最過瘾的一次。

人生最開心的說話,往往就是把害羞的,甚至是帶有罪惡感的話毫無保留的傾訴出來。

從此之後,日子變的不同,我覺得自己活的很滋潤。只要我說聲“姐姐,我想要”,我就能從姐姐那裏得到男人的快樂。 爸爸也不象以前那麽打姐姐了。隨著我身高和飯量的增加,我在家裏的地位也急速上升,有些事情爸爸甚至要和我商量。我告訴他,不要打我姐姐,否則我永遠也不回這個家。作男人的一切快感都被我輕易的找到,以前是姐姐保護我,今天終于輪到我保護姐姐,不,是保護我的老婆。日子過的飛快,我要上離我家有三十多公裏遠的高中了。

姐問我:“妳現在是把我當姐姐看,還是當老婆看?”這個問題很讓我爲難,其實,我很後悔自己作過的一切,無論如何,亂倫的行爲都是不能被容許的。可是,如果我抛開姐姐不管,我簡直就是禽獸不如。

于是我回答:“既當姐姐,又當老婆。”姐姐低頭說:“這些年來,和妳在一起的時間很少,以後會更少。姐姐怕。”

我拉起她的雙手輕輕的吻著,說:“我是姐姐一手調教大的,姐姐永遠是我最重要的人。我永遠都記得我的原則:想要什麽,問姐姐要,不要別人的。”姐姐把頭埋在我胸口,哭濕了我的胸襟。突然我覺得姐姐很可憐,雖然已經沒有人打她了,但她一手帶大的弟弟已經是她無法掌控的了,除了給爸爸擦身時擡起爸爸的四肢,她幾乎不能決定一切,這種活法是可怕的。

終于來到了夢中的北京,從一開始初到大城市的興奮,到最後習以爲常的說北京破,自己的眼界越來越開闊。姐姐不認得多少字,我根本無法與她通信,更不用說網上聊天什麽的。想家的時候,我唯有摸出她給我的小遊戲機玩。

有些東西壓抑久了,就要想辦法釋放。我上初中的時候經常給姐姐寫情詩的,所以我就參加了一個文學社,跟著那些滿嘴風花雪月的人隨便咧咧幾句。

在文學社認識了一個漂亮的女孩,那是和姐姐不同的漂亮。如果姐姐的漂亮要感謝上帝的智慧,那麽那個女孩的漂亮要感謝人類的智慧——她總是會利用得體的衣服和淡淡的胭脂把自己塑造的象藝術品。

她叫芳菲,她對我的吸引力來源于她的眼神和智慧。她的英文很好,在她面前我總是心曠神怡,感覺好象掉進一個蜜罐,可以忘記一切,忽略一切。

她很喜歡詩歌,這就是我一個窮小子能壓倒她難以計數的追求者離她最近的原因。她說我的詩歌有一種赤裸的真實感,細品起來讓人掉淚,就好象從傷口裏滲出的鮮血一樣真實。

其實我的頭腦仍然很清醒,我知道,我和姐姐之間早已經退化成親情。我知道,這兩個女人之間的交鋒在所難免。爲了保護姐姐,我一直給芳菲講述我姐姐小時候如何保護我的故事,只是有很多無法開口的東西我隱瞞了。

我告訴她,姐姐是世界上最委屈的人,爲我付出最多的人,就算姐姐當衆罵我,甚至要我的命我都心甘情願。作爲我的女朋友,必須尊重,忍讓,甚至縱容我的姐姐。而芳菲是我最愛的人,除了和我一起體諒我的姐姐,其余的我可以全聽她的。

我知道,將來,姐姐對她的敵意不可避免。我認爲我的決定是對的,我並不是因爲距離而不愛姐姐了,或許距離確實起到了一定的作用,最根本的是—-我不能再作亂倫的事情,是我的長大,我的懂事讓我不能再愛姐姐了。我希望姐姐能夠理解我。終于,在大三那年我把芳菲帶回了家。 雖然窮困讓我有些自卑,不過家的整潔幹淨卻讓我心情明快。姐姐的雙手就象天使一樣,即便是爛泥經過她的手都會有生命力,漂亮起來,精彩起來。在芳菲來我家之前,我不敢跟姐姐明說,但我暗示過。那些姐姐未必聽懂了的暗示是我的救命稻草和盾牌,它不至于讓我的良心過于不安。

在我嚮姐姐介紹完芳菲的身份之後,姐姐的臉色馬上就白了,她摔下手上的東西就出去了,留下我和芳菲尴尬的楞在原地。猶豫了半天我追出去喊她,她頭也不回的說要割點肉,我趕忙說我幫妳割,她還是不回頭。

晚上吃飯,姐姐把做好的紅燒肉一塊一塊夾給我,我連忙也夾起一塊放到她碗裏,然後再夾一塊給芳菲。姐姐見狀,手拿筷子停在半空,用眼白狠狠的瞪著我,突然,她一把放下筷子,嚮後一踢凳子就走出廚房。

桌上的碗碟顫抖了半天。我和芳菲面面相觑。我支吾了半天想解釋一下,芳菲粉嘴一嘟說:“我就不信了!我連妳姐姐這關都過不了!妳別以爲我從小嬌生慣養,我幹活也是不含糊的,不得到妳姐姐的認可,我就不回家了!”

第二天,姐姐做飯,芳菲要幫手。姐姐攔住她說:“妳起來,讓我作,妳不知道我弟弟的口味。”說這些話的時候姐姐始終盯著鍋碗瓢盆,沒看芳菲一眼,也沒看我一眼。

吃飯的時候,芳菲假裝要上廁所,其實她溜到廚房刷鍋去了。吃過飯之後,姐姐端著鋁鍋走到我們面前:“誰刷的鍋?!怎麽一點都不幹淨!”芳菲說:“我。”姐姐冷冷的說:“妳和我弟弟一樣,手比較拙,不適合幹活。”芳菲尴尬了老半天。晚上嚮我抱怨:“我長這麽大從來沒受這麽多氣!”

我只好找我姐姐談一談,希望她對芳菲的態度可以改觀。 可是她劈頭蓋臉的先問了我一句:“妳有什麽事嗎?我很忙,有事快說。”我嘴唇動了半天,最終還是把話咽到肚子裏。

芳菲把目標又瞄嚮我爸爸,自告奮勇喂爸爸吃飯。可是姐姐來了一句:“我爸爸身體很差,萬一出事妳擔著?”聽到這話我狠狠的揮了一下手表示了不滿,姐姐接著說:“怎麽?我說的不對?”

晚上談天,姐姐總給芳菲說我小時候 如何聽她的話,我很緊張,怕她把我作的一些錯事也抖出來。終于有一天晚上,芳菲對我發火了,她說她要回家。我勸了勸她,然後打算明天去買車票。

深夜,我聽見姐姐在呼喚“弟弟,弟弟……”我張開眼睛,芳菲也醒了。

“妳姐姐聲音不對勁。”她說。“我也聽出來了。”我趕忙披了衣服胡亂踢上鞋子跑進姐姐房間拉開燈。

姐姐臉色慘白,嘴唇發青。我差點就暈厥過去,因爲白天她還是好好的。她一聲一聲呼喚著我,眼裏全是淚水,哭聲卡在嗓子眼裏。芳菲也跟了進來,她也愣住了。

“姐,妳怎麽了姐?”我急切的喚她,芳菲也在喚她。“姐,妳堅持住,我送妳去醫院!”我哭著說。“別,別……不用了”姐姐咳嗽兩聲,“把,我的荷包拿過來……”我趕緊照她的吩咐作。

姐姐摸索半天,從裏面取出一塊枕巾,上面繡了一對鴛鴦。“這是,我送給,妳們的……總算還有時間,弄完。”姐姐用青紫的嘴唇艱難的說話。

“姐,姐,咱們去醫院,聽話,姐……”我幾乎沒有力氣說話了。“菲,菲……”“我在,姐姐。”芳菲坐床上握住姐姐的手。“我弟弟,就交給妳了……他是我,帶大的。他什麽都是我教的。妳放心吧,他是好人。就是,就是脾氣不好,有時強出頭,妳幫我,管她……”

我背著姐姐嚮醫院的方嚮沒命的跑,姐姐的腮很涼,貼在我的耳朵上,我聽見她呼喚我的名字,還含混不清的喊媽媽,我一邊叫著她的名字,一邊跑,跑過童年我放學經過的街道,跑過那早已經被翻新的小橋,我感覺姐姐的唇好象在我耳朵上親了一下,接著她的頭就垂了下去,隨著我的步伐上下顛簸……

我的姐姐去了。我少年時代的老婆去了。去得那麽突然,那麽安靜。

多年之後,我和芳菲分手了,爸爸也離開了我。我獨自一人流浪在新的城市。多少人,多少事,被埋葬在記憶中,對的,錯的,美的,醜的,都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,那些曾經鮮活的面孔,時時刻刻都圍繞在我身旁,走到哪裏我都不會感到寂寞。

有些事情,開始就注定了結局,然而,我們不得不實踐一次,直到頭破血流,親身鑒證世間有些路,是走不通的。

前天我夢見姐姐了,她說她要投胎了,好象是作一個商人的女兒。我伸手去抓她,沒抓到,就醒了。我想起我和她一起走過的路,一起睡過的房間。那些地方,只能活在我的記憶裏,在現實中,一切都變了樣子了……